<meter id="x13bb"><output id="x13bb"><track id="x13bb"></track></output></meter><del id="x13bb"><del id="x13bb"><output id="x13bb"></output></del></del>

<font id="x13bb"></font>
<rp id="x13bb"><strike id="x13bb"><p id="x13bb"></p></strike></rp>

<meter id="x13bb"></meter>

    <cite id="x13bb"><span id="x13bb"></span></cite>

        <output id="x13bb"></output>

          <font id="x13bb"><span id="x13bb"><big id="x13bb"></big></span></font>

          <output id="x13bb"><i id="x13bb"></i></output>
              您好,歡迎光臨樂亭舜豐村鎮銀行
              今天是:
              首頁 > 財經要聞 > 陳志武:金融自由需要更多民企參與

              陳志武:金融自由需要更多民企參與
              2016-11-16 18:35:05   評論:0 點擊:

              時代周報記者 楊靜 發自上?! ∥蚁M?amp;lsquo;十三五&rsquo;期間,中國資本市場能夠往多方位、多層級、多品種、多自由的方向發展。相對
              時代周報記者 楊靜 發自上海

                “我希望在‘十三五’期間,中國資本市場能夠往多方位、多層級、多品種、多自由的方向發展。相對于以前,中國只有做得更多,才會更容易實現(“十三五”的目標)。”“十三五”規劃出爐前,著名經濟學家陳志武[微博]如此展望。

                “自由的金融市場”一直是陳志武為之鼓與呼的,面對“十三五”規劃中提及的“全面放開競爭性領域商品如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運輸等領域的價格”,陳志武解讀為:“如果這些領域都由市場供求關系定價并由民營企業經營,當然會有利于自由金融市場的形成。”

                上世紀80年代,陳志武是靠知識改變命運的勵志范本,一個從大山里走出來的孩子成了美國留學潮中的一員直至耶魯大學終身教授、北京大學[微博]經濟學院特聘教授。自21世紀初始,陳志武一直在為中國實施自由的金融市場搖旗吶喊。

                30多年過去了,除去那些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大部分中國經濟學家仍然面臨某種集體困境—“享受”孤獨、承受謾罵。理性至上的改革精英與普通民眾之間的隔閡無時不在。盡管如此,這些獨行俠式的經濟學家實際上一直在大范圍地啟蒙民智,影響政府決策。

                10月23日,新書《金融的邏輯2》發布會的前一天,在上海浦東香格里拉酒店21樓的休息室里,陳志武坐在時代周報記者的對面,再次為“自由的金融市場”吶喊。

                被問及“怎么看待當下中國實體經濟的發展”時,總共80秒的回答里,“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很大”被提及三次。被視作可能改變這一經濟趨勢的國企國資改革,在陳志武看來,目前只停留在改善管理階段。

                時間倒回上世紀80年代,學術、思想最為活躍和激蕩之際,周其仁、張維迎等一批年輕經濟學人進入體制,建言中國經濟改革。彼時的陳志武正在“切換人生頻道”:從自然科學轉至社會科學研究。在中南礦冶學院(現“中南大學[微博]前身”),這位從湖南省茶陵縣來的孩子學的是計算機,此時打下的工具性數理分析框架,讓陳志武的學術興趣點和方法論明顯不同于同代經濟學家。在國防科技大學讀碩士時,陳志武遇上了崔之元,后者萌發了陳志武對社會科學的熱情—如何“用數理經濟學的方法來研究民主和政治問題”?米爾頓·弗里德曼所著《自由的選擇》成為陳志武的學術啟蒙書。

                1984年9月,一幫中青年學者在莫干山召開了一次在中國改革思想史上具有標桿意義的會議。會上,除了著名的價格“雙軌制”外,白南生、周其仁所在的農村經濟小組討論了如何改革糧食購銷體制和改變農村產業結構的可行性辦法,百廢待興。在北京、上海的同時代精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之時,1986年,陳志武前往美國耶魯大學求學,和入世的江湖之間隔了整整一個太平洋。

                即便觸手可及,陳志武也很少關注中國經濟以及政策問題。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在美留學的中國學生自發組織了一些研究學會,最出名的是“中國留美經濟學會”,林毅夫、徐滇慶、錢穎一、許小年[微博]等都曾活躍其中,但是埋頭于純學術研究的陳志武很少參加這類活動。

                1990年,陳志武獲耶魯大學金融學博士學位。1994年,陳志武以論文《人口老齡化和資本市場》獲得默頓·米勒研究獎。他先后在美國威斯康星-麥迪遜大學和俄亥俄州立大學任教,1997年晉升為金融學副教授,1999年晉升為金融學教授并重返耶魯擔任終身教職。

                2001年,7月號《財經》雜志刊登的一篇講上海法人股拍賣的報道引起了陳志武的興趣。隨后,他寫下《非流動股折價研究—來自中國的證據》一文,分析如何用中國數據來研究一般性的經濟金融學問題。

                從那時起,陳志武開始把目光投向國內的經濟現象和問題。當舊時的小伙伴或步入政界或下海經商時,陳志武“回歸”了。

                陳志武對廟堂的興趣不大,權位對他沒有吸引力。在他看來,興趣是第一要務。他也因此在學術上設置了一個基本原則—不接受來自政府部門的項目課題,他的主要研究基金全部來自按捐贈原則保障獨立性的資金。憑借單純的熱愛,陳志武相信自己能夠看得更遠。

                或許,時間才是檢驗經濟學家價值最好的工具,在陳志武的觀點背后,徐徐展開的是一代經濟學人與中國30年改革之間的命運勾連。

                “當下中國有很多經濟工程師,但鮮有經濟學家”

                在一片憂慮的“中國往何處去”聲中,陳志武篤定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我的觀點和結論基于人的本性和本能,我不擔心大眾不接受。”

                自由金融市場與國企的矛盾

                時代周報:目前“十三五”規劃涉及的八大變化已經出臺,其中提到將全面放開競爭性領域商品如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運輸等領域的價格,這能否有效促進達成中國形成你一直呼吁的“自由的金融市場”?

                陳志武:如果這些領域都由市場供求關系定價并由民營企業經營,當然會有利于自由金融市場的形成。但目前,這些領域都是由國企主導,這就使得金融市場在對它們的風險做定價、對它們進行配置資源時只能給它們許多的優先特權,無法平等對待。

                時代周報:此前,有專家評論,中國經濟模式先是從計劃轉變為市場,繼而開始依靠貨幣信貸擴張及大規模資金投入確保拉動經濟,你如何看待中國目前的經濟模式?

                陳志武:嚴格來說,目前中國的經濟模式仍然是由政府主導,主要依賴的是投資業和工業,這些基本屬性沒有變化。

                時代周報:“十三五”規劃的八大變化中,“全面二孩放開”引起了民眾最多的討論,有評論認為中國經濟據此將迎來“二孩杠桿” 、“二次人口紅利可期”,你對此如何評價?

                陳志武:這個影響會有一點,但不會太多,而且還需要時間。臺灣和香港的中國人可以生多胎,但實際上,那里的生育率并不高,跟大陸之前的差不多。

                國企改革尚未觸及體制

                時代周報:你怎么看待當下中國實體經濟的發展?目前有觀點認為,中國經濟正在經歷“U形調整”,未來三年可望反轉向上;同時也有觀點擔憂中國經濟將持續放緩。你怎么看待中國經濟短期以及中長期的走勢?

                陳志武:目前,中國實體經濟的發展已經到了轉折點,接下來,經濟下行的壓力會很大。

                首先,過去中國經濟的增長,對投資和重化工業的依賴度太高。實際上,從1996年左右開始,就有呼聲建議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減少對投資、重化工業、重型工業的依賴,增加消費的依賴。但這20年期間,中國對重化工的依賴度、對投資的依賴度、對出口的依賴度等,不僅沒有減少,反而一直在增加,由此帶來的結構性問題也越來越突出,再加上結構性資源配置的扭曲,讓中國經濟的發展變得越來越不可持續。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造成了中國在2014-2015年出現經濟下行壓力,未來,這一壓力將會越來越大。

                此外,在以前過度依賴投資的模式之下,中國金融體系絕對以銀行為主,資金的主要來源是銀行和影子銀行,而銀行提供的都是債務資金。這種體系下,加大投資必然等于加大債務,所以,隨著對投資依賴度的不斷增加,中國經濟的負債水平當然增加?,F在,不管通過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穩增長,空間已經越來越小,效果也越來越差。帶來的潛在經濟危機和經濟下行壓力則越來越大。

                時代周報:有什么辦法能改變當前經濟持續下行的狀態?

                陳志武:按照套話說,就是必須“調結構”、“改變增長方式”、“改變民間消費的依賴”,“靠消費增長帶動經濟”。只是這些越來越只是說說,沒辦法做到。因為,如果不進行真正意義的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改革、不改變地方政府主導經濟的體制,其他都免談。

                時代周報:什么是真正意義上的國企改革?

                陳志武:目前的國企改革停留在改善管理的層面上,實際上,國企改革要靠市場而非行政來推動。在目前的國企改革中,有一點是被談得比較少但應該被重點強調的:把國企改革的重點,落實在將國企利潤、國企資產的增值轉變為老百姓(52.3900.500.96%)可以直接分享到的好處上。如果國企利潤、國企資產增值只是留在政府手里和國企手里的話,對民間消費的增長非常不利。

                時代周報:你贊成此前張維迎教授提出的“國退民進”觀點嗎?

                陳志武:贊成。這就是為什么我強調國企改革不能僅僅停留在管理層面的改革上。當然,管理做得好是一個方面,但要從根本上達到國退民進的效果,就是要把國企利潤、國有資產增值轉變成老百姓能夠分享到的收益,也要把地方政府不斷擴大國有資產的范圍給逆轉。

                時代周報:這樣做會不會引爆民眾對國有資產流失的不滿?

                陳志武:這樣去思考是錯位的。中國老百姓從國資改革中沒有分享到什么好處,反而是部分國有企業,因為其壟斷地位讓老百姓付出了更多代價。針對國企的民有化改革能夠避免國有資產流失,保證國有資產不成為私家資產,不是少數人坐享的紅利。

                時代周報:前不久,國企改革頂層方案已經出臺,你如何評價?怎么看待這輪國企改革前景?

                陳志武:三中全會的文件很好,非常積極。只是,目前的改革還沒有往足夠市場化和足夠民有化的方向發展,個別領域甚至更多是在加強非市場權力在經濟中的主導地位。

                自由金融市場的意義

                時代周報:接下來的中國經濟該怎么轉型呢?

                陳志武:現在轉型說得比較多,做得比較少。很多專家說,就最近一年的經濟數據來看,民間消費占GDP比重和對GDP增量的貢獻都增加了,服務業占GDP的比重也增加了。

                其實,服務業占比提高的原因有兩種:一種是服務業自身的大幅提高;一種是服務業并沒有太多變化或者有增長,但工業發展越來越糟糕,所以造成服務業的相對比重提升了?,F在的情況是后者,因為大多數工業的產能過剩嚴重,他們做不下去了,出現許多虧損,它們的增加值在下降,所以,即使服務業不增長,其占GDP的比重也會上升。同理類推,民間消費其實并沒有太多變化,但在投資做得越來越糟糕的情況下,民間消費對增量的貢獻就提高了。

                很多專家把服務業占GDP比重的上升,看成是結構性調整的結果。但是在我看來,這與其說是結構性調整帶來的結果,還不如說是在結構調整動作甚微的前提下,工業越來越糟糕、產能過剩帶來的回報越來越差、投資項目越來越差帶來的結果。

                時代周報:你說過,有些專家看不清國內現行的經濟現狀,目前國內的經濟學研究的短板在哪里?

                陳志武:到目前為止,專家們在討論改革政策和內容的時候,忽視了必要的體制改革,只是在做體制微調。十八屆三中全會后的兩年時間里,會中提出的60項決議,真正被落實的條款其實不多—這就是原因所在。純粹從經濟技術層面操作是沒法實現改革的,必須從體制層面加以改革。

                時代周報:目前體制里存在的最大問題是什么?

                陳志武:權力不受制約。

                舉個簡單的例子,很多地方的銀行貸款以及很多金融機構的貸款都變成了呆壞賬。本來,在這個時候,提供貸款的一方可以要求企業破產,要求把企業的經營權和資產轉移給提供貸款的一方,但地方政府強制要求貸方、借方和第三方重新走在一起談判,把貸款的利率往下壓,把貸款期限延長。很多時候,提供貸款的一方愿意這樣做,但更多的時候是沒得選擇——因為受制于行政權力。這就是對契約的不尊重。這就是行政權力干預金融市場的一大表現。

                我在《金融的邏輯2》就強調過,以前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發達的金融市場能夠從根本上保障人的自由和權利。

                對個人來說,要實現“五四”運動提倡的個人自由、個人解放,首先需要經濟自由。經濟自由的實現能確保個人自由的實現。為了實現經濟自由,首先必須要有私人的財產并讓其得到足夠的保護。第二是有足夠多的金融工具,可以讓每個個體使用,如果沒有金融工具,面對災荒、其他風險事件沖擊和挑戰時,就沒辦法保持人格和權利的自由。

                我在書中提到,貨幣化為個人自由提供了很多基礎。一方面,回過頭去看,舊社會的個人之所以沒有那么多的自由,是因為在沒有金融市場的時候,個人不得不依賴于家族和宗族提供安生立命的功能,為了讓宗族和家族實現不同親戚之間的互通有無、分攤風險的效果保障,必然要求每個人不能擁有太多的自由。比較典型的就是《三字經》里面講到的,父母在,不遠游。

                有了金融市場以后,就沒有必要還要像在傳統的社會結構里那樣,一輩子按照三綱五常、三從四德來過。不過,在以前沒有金融市場的時候,過去對個人權利和個人自由進行約束是有道理的,不然整個社會的個體會沒有安全感。但是,在整個金融市場自由發展、金融產品得以豐富后,個人能夠自行安排好個人的生活需要,這種約束就沒必要了,應該改變。

                時代周報:當下的中國實現這種自由了嗎?

                陳志武:實現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F在,中國社會人口的流動首先是大大增加了,在哪里生活跟在哪里出生長大,越來越不一樣,人口的跨地區流動增加后,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發現,自己對宗族家族的依賴度越來越低。

                時代周報:你是否并不贊同凱恩斯的國家干預政策?什么情況下政府才應該進行干預?前段時間全球經濟局勢并不樂觀,美歐經濟體出現危機,但這些國家此前一直篤行自由市場理論。

                陳志武:在美國和西歐國家,政府干預的起點是自由市場,是在那個起點上到底應該加多少政府干預的問題。

                當社會出現恐慌時,政府可以進行干預,除此之外,政府都不應該干預市場。

                “我并不想去改變世界的這個和那個”

                時代周報:作為華裔美籍,你為什么會研究中國經濟?

                陳志武:因為我在中國出生,中國長大。之所以從原來的計算機工程系轉到社會科學方面,就是出于對中國社會與經濟的興趣。

                時代周報:你現在的研究內容屬于量化史學范疇,需要分析龐大的歷史數據,這樣的研究能回答或者解決什么問題?

                陳志武:幫助我們了解中國和其他社會是怎么來的、過去是怎么回事,讓我們能判斷會往哪里去。至于歷史是否能量化,關鍵是看怎么努力創新。有些表面上不能被量化的歷史事實或現象,其實是很可以被量化的。

                我舉個例子,香港科技大學的龔啟圣教授和山東大學[微博]的馬馳騁教授,曾對山東107個縣在1644-1911年之間的經歷作了研究,發現受儒家文化影響強的縣,即使受到災荒沖擊,農民起義的次數也很低。原因是這些地區的人們通過宗族內部的互通有無,可以達到避險效果,讓大家更能共渡難關,不必去通過暴力求生存。對于這個研究,我們都好奇的是:怎么樣才能把儒家文化的影響程度加以量化呢?龔教授他們的辦法就是調查山東各縣當年孔廟的數量有多少,以這個來量化儒家文化影響的深淺。

                所以,對于懶惰的人來說,很多東西很難量化,但是對年輕學者來說,多做努力,有的是時間,為什么不能量化?我就是時間太少了。我常覺時間不夠,精力不夠。研究經濟學是我個人的興趣所在。我對新的知識很著迷,對認知世界的新方法很著迷,做量化歷史研究是我的興趣點,研究的對象包括金融、經濟、政治和文化等歷史話題。我愛做讓我很有激情的事,這就是我給自己的定位,很簡單——我并不想去改變世界的這個和那個。

              會普遍認為經濟學家就應該學以致用,評判經濟學家的好壞就應該看他在政策方面是否有建議想法,能否參與到很多經濟決策的制定過程中去。這是片面甚至是錯誤的。

                經濟學家首先要做的,是挖掘發現新的經濟學知識,這是經濟學家的首要任務。至于這些經濟學知識和理論能否馬上對眼下的經濟政策提供幫助,那是次要的。這就是為什么,我會認為當下中國有很多經濟工程師,但沒有幾位經濟學家。

                時代周報:那在你看來,身為一名經濟學家的使命是什么?

                陳志武:挖掘更多的經濟學和歷史新知識并加以普及,開啟民智。而政策的制定,那是政府部門智囊們的事情,當然有的學者如果有興趣,也可以去幫助他們。但大學經濟學教授的主要定位不應該是為政策服務。

                時代周報:你對自己所持的經濟學觀點樂觀嗎?

              上一篇:央行馬駿:表外理財尚未正式納入廣義信貸
              下一篇:監管趨嚴 互聯網金融行業加速洗牌

              爽到高潮漏水大喷无码视
              <meter id="x13bb"><output id="x13bb"><track id="x13bb"></track></output></meter><del id="x13bb"><del id="x13bb"><output id="x13bb"></output></del></del>

              <font id="x13bb"></font>
              <rp id="x13bb"><strike id="x13bb"><p id="x13bb"></p></strike></rp>

              <meter id="x13bb"></meter>

                <cite id="x13bb"><span id="x13bb"></span></cite>

                    <output id="x13bb"></output>

                      <font id="x13bb"><span id="x13bb"><big id="x13bb"></big></span></font>

                      <output id="x13bb"><i id="x13bb"></i></output>